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

魏邦良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家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吹落黄沙始见金:读魏邦良的《给阅读留一份纪念》  

2008-08-04 11:51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吹落黄沙始见金

――读魏邦良的《给阅读留一份纪念》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谢长新

 

 

伏尔泰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书读得越多而不加思考,你就会觉得你知道得很多;而当你读书思考得越多的時候,你就会越清楚地看到,你知道得还很少。”读青年学者魏邦良的《给阅读留一份纪念》(以下简称《纪念》),就会给你这样的感觉。作者那种在阅读中思考的深度,揭示问题的力度,显现学养的厚度,都会让你感到惊讶。你会觉得,原来你似乎读了很多书,其实你懂得的并不很多。在喧哗和骚动的物质时代,我们有太多太杂的阅读,总是在匆匆的咀嚼中,没能很好消化而失去滋养。

这是魏邦良出的第二本书。2006年5月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曾出版过作者的第一本书《隐痛和暗疾:现代文人的另一种解读》,在学界引起一定反响。正如作者在那本书的自序中所说:“没有反刍没有思索,博学不过是一袭中看不中用的外衣罢了。”魏的《纪念》承袭了第一本书的风格,在阅读中敏锐地发现,在发现中执着地追究,在追究中深入地思考,不断显现令人惊喜的新感悟。

本书收集了作者23篇阅读随感。作者在自序里指出:“事实上,这本《给阅读留一份纪念》,就是笔者阅读后的‘倾诉’。”在《天下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生命》一文中作者也写到:“笔者有个习惯,就是每读完一本书。喜欢写下片言只语,以期给自己的阅读留下‘蛛丝马迹’,用余秋雨的话来说,就是给阅读来一次‘消化’”。给阅读以‘消化’,需要有良好的“胃功能”和“胃蠕动”。我理解的是,作者良好的“胃功能”就是其在书中表现出来的学养、敏锐和眼光,而良好的“胃蠕动”就是他执着于阅读中的耐性和勤奋。

这本“纪念”了作者大量阅读感受的书籍,首先打动我的是文章中汩汩流淌的高贵和朴直,也就是作者所说的“灵魂的美”。作者以强烈的批判精神,以“不唯上,不唯书,只唯实”的务实态度,以手术刀式的精细操作,深刻透视了胡适、乔冠华、林语堂、萧乾、梁簌溟、余秋雨、王蒙等现当代文人的灵魂深处,展现其人性的晦暗和光辉,给人以良多的启迪和感悟。

开篇之作《像人一样活着》,针对著名学者张中行在其著作《流年碎影》中对一位迂阔和固执的朋友的描写和评价以及其在历次运动中“把脸皮揭下来”苟活的处世行为,反衬以胡风虽遭多年牢狱之灾而坚不低头的人生选择,剖析了以张中行为代表的一部分传统知识分子明哲保身、逆来顺受的不健全人格,赞美如鲁迅、闻一多、胡风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的高贵人格和做人品格。书中的《一位“名门之后”和“文化部长”》是最能显示作者勇气和锐利以及最让我为之激赏的篇什。作家王蒙与作者章怡和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一段小小的纠葛,两人分别在自己的作品里作了不同的描述,两人也都没有点出对方的名字;一个是曾经官居部长高位的文学大家,一个是大右派之女、靠回忆和反思赢得众多读者的作者,都是尚健在的颇有影响的当事人。作者敏锐地捕捉到了彼此叙述的不同,并冷静地加以分析,对王蒙那种作为“大人物”的居高临下、对“小人物”的不屑和难逃醋海扬波嫌疑的心态,那种似手电筒般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的归咎心理的人性弱点,作了淋漓酣畅的揭示,从而发出“这就是人的局限也是人的悲哀”的感叹。除此,还有对乔冠华明哲保身自酿苦酒、张光年对萧乾的侮辱与伤害、胡适以书生情怀在政坛上扮演怨妇角色、韩石山对鲁迅歪曲和贬低以及郁达夫、包天笑、曹聚仁、胡兰成等颓废文人为自己的荒唐扯上遮羞布等的揭示,都发人深省,令人感叹。

如果说强烈的批判精神是《纪念》的基调,那么,对现代文人人性中的美好一面的赞颂,则是该书呈现的暖色调。作者在《胡乔木的另一面》中描述了胡乔木礼贤下士、具有悲悯情怀的一面;在《我若死,天地将为之变色》中对梁簌溟的坚定信念、高贵人格予以由衷的赞美。在其他一些文章中对胡风、吴国桢、索尔仁尼琴、周作人等人表达的赞赏也都恰如其分。

在比较中鉴别,是本书的另一大特色。作者悠悠不迫地行走在文字中间,寻找叙述者对同一事件的不同叙述以及隐藏在其中的是非曲直,把不同对象在相似情境中行事风格的差异进行比较,通过比较使真相水落石出,使疑问豁然开朗。如《像人一样活着》中的张中行的苟活与胡风的宁折不弯;《天下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生命》中余秋雨的讳疾忌医与索尔仁尼琴的自省精神;《唐德刚与金庸:在相同的书里“掘”出不同的宝》中唐德刚学问家的呆气与金庸报人加商人的机灵等。

作者对胡适有很深的研究,同时对胡适有相当的认同。对胡适的名言:“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”,作者说:“我完全接受。”但是,要疑而有物,是需要一双罗丹所说的“善于发现的眼睛”的。作者通过不同文本的阅读,敏锐地发现问题,再施以犀利的文笔,来抽丝剥茧,揭示真相。比如对萧乾北上、沦为右派的真正原因,对钱钟书是怎样住进部长楼的,对胡适与吴国桢到底谁在撒谎,对王蒙认为《人妖之间》害死了贪污犯王守信是否实情等问题,作者通过对各种叙述角度差异的揣摩玩味,并予以逻辑的、心理的、文化的诊视,寻觅曲径通幽之路,吹落黄沙始见金,给出了令人信服的判断。在揭伪辨真的过程中,体现了不唯名流,只认真理的正直人格。

书中还有几个短篇,像《你知道的太多了》、《颓废文人:给嫖客一个理由》、《“抱成一团”与“一盘散沙”》、《人之所以异于禽兽遮几希》等,都精致而深刻,颇堪玩味。作者的语言也充满机锋,很多语句读来让人有拍案称绝的冲动。

行文至此,有必要对作者做个简介,以说明《纪念》一书的其来有自。早在八十年代上大学时期,魏邦良给人的感觉,即终日里面带微笑,一副仙风道骨的风范。总是悄然而来,飘然而去。胳肢窝下永远夹着一本厚厚的书。我的大学日记里还记着这样一件逸事。某个冬日的傍晚,雪后初霁,寒冷彻骨,他裸足趿着一双夏天穿的塑料拖鞋,走在积雪的路上,我吃惊不已。他却浅浅一笑,说是“学苏格拉底,锻炼锻炼意志。”大学中文系毕业后,全班60人,大都直奔官场或商场而去,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还在与文学打交道。魏老师偏安一隅,在位于钢城马鞍山的安徽工业大学文法学院,与文学耳鬓厮磨,孜孜不倦,终成正果。近年来已在《书屋》《温故》《今天》《读书时报》等杂志发表多篇学术随笔,被《新华文摘》《读书文摘》《读者参考》等多家转载,出版了两本专著,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

有人说,读书有三格:初格读故事,再格读情感,高格读思想。魏邦良的《纪念》,就是这样显示了读书的最高境界,如他本人所说,“读书不是为了消遣,而是为了增加我们生命的厚度,提升我们做人的品格。”读罢《纪念》,我的最大感悟是,必须要让自己的阅读,变得更加沉静,更加清澈,更加深刻一些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