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

魏邦良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家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转洪巧俊先生的一篇好文  

2008-10-31 11:48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可怕的权威压迫

   •洪巧俊
  读最近《读者》,《聂绀弩:生活的艰辛会让人越活越坚强》中的一个故事却让我震撼,且好长时间让我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:可怕的权威压迫。
   曾是青年军官的聂绀弩带着士兵来到了农民陈阿九家,抄他的家,原因是有人告发陈阿九家藏有违禁东西。聂绀弩指挥几个士兵开始搜查,忙乎了半天,一无所获。过了好一会儿,衣裳褴褛,形容憔悴的陈阿九回来了。聂绀弩要陈阿九交出所藏的军火,陈阿九则说没有,双方僵持不下,聂绀弩让士兵把阿九带到城里去,交给了当地的农民自卫军。做这件事后的当晚,聂绀弩越想越不对劲,不由得发出如此感慨:“我想,今天,才深切地感到自己有一种权威。我能够带人去抄人家的家,我能叫一个陌生的人跟我走,他不敢违抗。但是,这岂不明白是,我在压迫别人么?人压迫人是不对的,我为什么要压迫别人呢。于是,我又想,我并没有自动地去压迫人,我这样做,是受的另外的人的命令,是不得已。就是,我也是被别人压迫着去压迫别人!”
   作者魏邦良先生于是也发出感慨:“有的人品尝了权力的滋味后,就像染上毒品一样欲罢不能。那种高高在上、颐指气使的派头太让人上瘾了,从此他会在权力的泥淖中越陷越深,直至丧失人的本性。”
   对于魏邦良先生这句话我尤其深有感触。二十年前,我当农民时,常常看到农民交不起提留款,猪圈里的猪被抬走,家中的粮食、家具也被搬走。我想不通的是这些乡村干部其“出身”大多也是农民,怎么一旦当了干部就变得心狠了呢?尤其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几位村干部,他们的身份都是农民,平时乡里乡亲的还都不错,而一旦当上村干部咋就忍心抢乡亲的口粮让饿肚子呢?而哪一天不当村干部不也被别人压迫吗?
由此,我还想起了几年前写的《谁有权力强迫老农吃大粪?》,说的是湖南常德市鼎城区石板滩镇68岁的老人刘富贵到镇政府要求解决生活补贴问题,这位1956年退伍的复员军人做梦也不会想到,补贴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,还被镇干部张新国糊了一嘴巴的大粪。镇干部张新国大骂老农刘富贵,“没有喝墨水的老家伙,你跑到这里来,像只狗子叫!”老农回敬了他一句,“我是狗,你是狗子的儿!”就因为这一句“回敬”的话,老农被抹了一嘴的大粪。试想,如果张新国不是镇干部,能有这样的胆量叫老农吃屎吗?可是我又想,这位农民的儿子咋就会这样对待自己父辈一样的人?

   如今卖农产品的农民最怕见到城管。村里有位小伙子,我是看着他长大的,从小这小伙子就厚实善良,后来他那当市领导的伯父把他弄进了城管队,就换了一个人似的。我亲眼目睹过他踢翻菜农的菜摊子,砸烂农民的西瓜,让农妇痛哭的事情。我问他,假如眼前哭的是你母亲,你会这样吗?他却没有丝毫内疚,而是淡淡地对我说:“吃到这门饭,没办法。”难道非要这样就是“办法”?对于这样已经丧失人的本性的人,你还能说什么?

   的确,权力会使人陷入泥淖,直至丧失人的本性,这样的人我是看得太多了。也许是因为这样的人看得太多了,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十二年前,我在家乡县委部门担任负责人,县委主要领导找我谈话,要我去乡镇担任领导,任命书都打印好了,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县委常委不得不重新研究另选他人。记得当时理由是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当好乡镇领导,其实是我不敢面对父老乡亲。因为一年前,我担任坞桥乡扶贫工作队队长时,看着乡干部土地清理拆农民的房子时,我说了一句这是违法行为。乡党委书记立即对我说:“洪部长(时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),请你明天不要参加!你应理解基层干部的苦衷,我们不这样做,下半年就没钱发工资。”

  “聂绀弩在初尝权力的滋味后却意识到权力这柄剑的可怕——拥有权力的人竟然可以随心所欲地伤及无辜,于是,终其一生,他对权力敬而远之”。这是魏邦良先生感慨中的另一句话。当然,我没有聂绀弩先生那种“一场冬梦醒无迹,依旧乾坤一布衣”的勇气和胆识,也没有没有聂绀弩先生那种甘愿饱受磨难的傲人风骨。我只选择了逃避,离开权力。或许这种离开同样是对底层百姓怀一颗悲悯之心,但不得不说的是怕自己也会陷入可怕的权威压迫之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