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

魏邦良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家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“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。”  

2009-07-04 16:43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。”

——季羡林的读书与治学

魏邦良

 

 

季羡林先生是硕果仅存的国学大师,精通数门外语,堪称语言天才,然而这样一个蜚声海内外的学者,却十分谦虚、朴实,一再声称自己“鲁钝”“平凡”,其读书之刻苦,治学之严谨,均罕有其匹。季先生的言行使我想起胡适的一句话:“凡是有大成功的人,都是有绝顶聪明而肯作笨工夫的人。”季羡林可谓“绝顶聪明”,又“肯作笨工夫”,终于修成正果,取得大成功。

 

“我爱北京,特别爱黎明前的北京。”

 

解放后,季羡林长期在北大任教,且承担繁重的行政工作,每天上八小时班,有时还要加班加点。可他却写出了上千万字的著作。他写作的时间从何而来?原来,季羡林每天早上四点准时起床,一鼓作气写上三个钟头再去上班。从1946年进入北大开始,几乎天天如此。可以说,季羡林对黎明前的北京非常熟悉。曾写过一篇文章,标题就是:《黎明前的北京》。

在文章里,季羡林说:“多少年来,我养成了一个习惯:每天早晨四点在黎明以前起床工作。我不出去跑步或散步,而是一下床就干活。”

由于白天会多,只有黎明前,季羡林才能安安静静写作:

“三十几年以来,我成了一个‘开会迷’。说老实话,积三十年之经验,我真有点怕开会了。在白天,一整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接到开会的通知。说一句过火的话,我简直是提心吊胆,心里不得安宁。即使不开会,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总摆脱不掉。只有在黎明以前,根据我的经验,没有哪里会来找你开会的。因此,我起床往桌子旁边一坐,仿佛有什么近似条件反射的东西立刻就起了作用,我心里安安静静,一下子进入角色,拿起笔来,‘文思’如泉水喷涌,记忆力也像刚磨过的刀子,锐不可当。此时,我真是乐不可支,如果给我机会的话,我简直想手舞足蹈了。因此,我爱北京,特别爱黎明前的北京。”

季羡林怕开会,在他看来,很多会,谈的并非正事,却浪费了很多时间。开会,使得季羡林几乎没有完整的时间,无奈之下,他就挖空心思利用时间的“边角废料”。请看他的夫子自道:

“现在我既然没有完整的时间,就挖空心思利用时间的‘边角废料’。在会前、会后,甚至在会中,构思或动笔写文章。有不少会,讲话空话废话居多,传递的信息量却不大,态度欠端,话风不正,哼哼哈哈,不知所云,又佐之以‘这个’、‘那个’,间之以‘唵’、‘啊’,白白浪费精力,效果却是很少。在这时候,我往往只用一个耳朵或半个耳朵去听,就能兜住发言的全部信息量,而把剩下的一个耳朵或一个半耳朵全部关闭,把精力集中到脑海里,构思,写文章。当然,在飞机上、火车上、汽车上,甚至自行车上,特别是在步行的时候,我脑海里更是思考不停。这就是我所说的利用时间的‘边角废料’。”

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成为时间的“富翁”亦或时间的“穷人”,完全取决于你会不会挤。

 

“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。”

 

胡适曾给一个毕业班同学做过一次讲演,在讲演中,胡适说,要送给毕业班同学一个礼物,这个礼物是一个防身的药方,药方中的“第一味药”叫“问题丹”,胡适说:

“每个人离开学校,总得带一两个麻烦而有趣味的问题在身边作伴,这是你们入世的第一个要紧的救命宝丹。

问题是一切知识学问的来源,活的学问、活的知识,都是为了解答实际上的困难,或理论上的困难而得来的。年轻入世的时候,总得有一两个不大容易解决的问题在脑子里,时时向你挑战,时时笑你不能对付他,不能奈何他,时时引诱你去想他。

只要你有问题跟着你,你就不会懒惰了,你就会继续有智识上的长进了。

学堂里的书,你带不走;仪器,你带不走;先生,他们不能跟你去,但是问题可以跟你走到天边!有了问题,没有书,你自会省吃省穿去买书;没有仪器,你自会卖田卖地去买仪器!没有好先生,你自会去找好师友;没有资料,你自会上天下地去找资料。”

胡适说的没错,有了问题就有了做学问的动力。不过,季羡林却认为,光带一个问题还不够,还要“抓住一个问题终生不放”:

“根据我个人的观察,一个学人往往集中一段时间,钻研一个问题,搜集极勤,写作极苦。但是,文章一旦写成,就把注意力转向另外一个题目,已经写成和发表的文章就不再注意,甚至逐渐遗忘了。我自己这个毛病比较少。我往往抓住一个题目,得出了结论,写成了文章;但我并不把它置诸脑后,而是念念不忘。”

季羡林在文中举了几个例子说明这一点。例子之一是关于“浮屠与佛”的问题:

“我于1947年写过一篇论文《浮屠与佛》,用汉文和英文发表。但是限于当时的条件,其中包括外国研究水平和资料,文中有几个问题勉强得到解决,自己并不满意,耿耿于怀者垂四十余年。一直到1989年,我得到了新材料,又写了一篇《再谈“浮屠”与“佛”》,解决了那个悬而未决的问题,心中极喜。”

由此例可知,做学问,不能成果一出,就彻底罢手,因为“学术问题,有时候一时难以下结论,必须锲而不舍,终生以之,才可能得到越来越精确可靠的结论。”

另外,如果头脑中常想着某个问题,也便于我们搜集资料:“只要你脑海里有某一个问题,一切资料,书本上的、考古发掘的、社会调查的等等,都能对你有用。搜集这样的资料也并不困难,有时候资料简直是自己跃入你的眼中。反之,如果你脑海里没有这个问题,则所有这样的资料对你都是无用的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